河北离任前签数百调令局长称从没收过任何钱物

2019-06-15 08:13:06

author:经哌胚

河北离任前签数百调令局长称从没收过任何钱物
  9月24日中午,冯云生乘坐车牌号为冀D5J696的黑色本田轿车离开中国青年报社。本报记者 来扬摄

  本报记者 来扬 叶铁桥

  9月24日上午,武安市教育局原局长冯云生来到中国青年报社,要求就此次“突击调令”事件向中国青年报记者“介绍情况”。

   当局长12年来,所有人事调动都未经过局务会讨论

  冯云生首先表示,这次教师调动是一次正常的调动。他说,教育部门每年都会在暑假结束前对教师进行调整。

  他强调,他在武安当教育局长十几年,工作一直是这样搞的,今年也不例外,并没有什么特殊情况。

  冯云生将此次调动的大致经过描述如下:由于今年邯郸市中小学定于8月21日开学,武安市教育局8月14日启动了教师调动工作。由于城区的教师岗位少,因此,教育局15日下通知,让申请调动的教师进行试讲。所有的教师调动工作在8月18日之前就已敲定。

  他表示:“这是个得罪人的活,我干了12年教师调动工作,假如知道(自己19日要被免职)就不这么干了。”

  他还介绍了一些关于调动的情况,记者将他的介绍与武安市委调查组给本报发来的《关于对“教育局长免职当夜调动上百农村教师进城”问题的调查进展情况》(以下简称“调查报告”)比对后发现,基本情况一致。

  冯云生承认,尽管涉及253人的调动“应该算是一件大事”,但没有文件规定说调动教师需要局务会讨论。他向记者承认,在他担任局长的12年里,所有的人事调动都没有经过局务会的讨论。

  冯云生表示,调查组在上周已对他被免职前后的详细行程进行了询问。另外,他已通过熟人了解到调查组作出的调查报告,但不便透露消息来源。对于调查组的调查结果,他说自己“还没有一个成熟的意见”。

   很多时间点“记不清了”

  根据调查报告,冯云生是8月19日21时被免职,第二天,200多份调令在五中发放完毕。

  调查报告说,8月18日17时30分左右,冯云生将审定后的148名进城人员名单交人事科。调查组由此得出200多教师“并非在冯被免职后才启动调动手续办理”的结论。

  但记者发现,“8月18日17时30分左右”这一时间点与冯云生参加的一次大型活动有某些重合。

  8月18日,武安市举行了“2009年资助贫困和奖励优秀大学生资金发放仪式”,仪式是在下午15时左右进行的,武安市市委书记、市长及市四套班子领导全部出席。

  据武安市一中网站文章介绍,“本次发放仪式与以往不同,采用晚会节目的形式进行”。除发放助学金、受助代表发言外,仪式还安排了小提琴、古筝、舞蹈、歌曲、小品等节目表演和绘画、书法作品展示。全体受助受奖大学生进行了集体宣誓,市委书记王俊祥也作了重要讲话。

  冯云生说,他出席了这个仪式。但对于仪式进行到几点,“这个我记不清了”。

  武安市教育局一位参加仪式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这个会开到了大约17时多。

  冯云生说,当晚,他出席了晚宴。

  记者继续求证他把审定后的名单给人事科的时间。冯云生表示:“准确的时间点我是记不得了,大概就是下班的时候吧。”

  他说,教育局18时下班。

  但记者通过多位教育局工作人员了解到,教育局下班时间为17时30分。

  随后,记者再次与冯就那三天的情况进行核实,他说了一些大致的情况,但在不少关键的时间点上,冯的表示大都是“这个我记不得了”,或者“我想不起来了”。

  他说回去后会就那三天的行程列一个详细的清单提供给记者。

   “从来没有”收受钱物

  记者最后就联合调查组仍在深挖细究的“权钱交易”问题对冯云生进行了采访。

  记者先后就此次调动是否存在权钱交易、在任职期间是否被送过钱物、家人是否收受过钱物等问题询问了冯云生,得到的答复都是“没有”。

  冯云生还表示,此前纪检部门曾对其财产状况进行过多次调查。对于网上有人反映他在内蒙古有矿,在北京有别墅,他表示:“这些东西完完全全是假的,绝对没有这个事情。”

  当被问及目前有几处房产时,冯云生回答,他目前有两处半房产,现在住的一处,第三中学一处,老家还有半处。其中,老家的那处房产是由其弟兄三人拆除老房后翻建的。他作为长子出资18万元,两个弟弟每人出12万元,总共花了42万元。

  “我当了12年局长,接受过大型调查4次。”冯云生说。

  离开中国青年报社时,冯云生坐上了一辆车牌号为“冀D5J696”的广州本田雅阁轿车。武安市教育局的多位人士证实,这辆车正是冯在担任局长时配的公车。

  随后,中国青年报记者电话与武安市市委组织部长赵振有取得联系。他说,自从人事任免宣布以后,冯云生就没有职务了,但“还有科级待遇,相关的福利待遇都有”。

  记者问:“他还配车吗?”

  赵振有:“车是不配了,不再享受这个了。”

  本报北京9月24日电

   冯云生称任局长12年从未有人给他送过钱物

   “没有规定说调动教师需要局务会讨论”

   记者: 这件事儿涉及人事调动的情况,虽然你是主管人事和财务的分管局长,但这次调动涉及253人,是不是人事调动上的一件大事儿呢?

   冯云生: 我怎么讲呢,这个事儿,这个你说是大事儿吧,它也不能说是一件小事儿是吧?

   记者: 你觉得调动这253人不算一件小事儿,是吗?

   冯云生: 是的,不算一件小事儿,应该说是大事儿。

   记者: 那你觉着这件大事儿是否要通过局务会的讨论呢?

   冯云生: 这个是我们的正常的工作。

   记者: 不需要局务会讨论?

   冯云生: 对对对,没有这方面的规定。

   记者: 没有这方面的规定?

   冯云生: 没有这方面的规定。没有规定说调动教师需要局务会讨论。一般是人事科提个调动方案,主管局长把把关,我只需要和党委书记、主管业务的(副)局长沟通一下。

   记者: 不需要局务会讨论?

   冯云生: 没有没有,十几年来都是这样,历来都是这样进行的,为什么历来都是这样进行的呢,(因为)上面没有文件规定必须要召开(局务会)啊。

   记者: 你当局长12年来,所有人事调动都是不经过局务会的,是吧?

   冯云生: 没有。

   “没有,从来没有”

   记者: 你肯定也在网上看到了,(有人对这次教师调动事件)提到了权钱交易的问题,我想问的是,你当局长这十多年,有没有人因为找你办事,找你办调动,要给你送钱、物?

   冯云生: 没有。

   记者: 从来没有?

   冯云生: 从来没有。

   记者: 有没有因为其他的事儿给你送钱?

   冯云生: 没有。

   记者: 也就是说你从来没有收过一分钱?

   冯云生: 没有没有没有。

   记者: 有没有给你送过礼物?

   冯云生: 他们没有给我送过,我也没见过。

   记者: 从来没有?

   冯云生: 没有。

   记者: 就从来没有人当着你的面表示,您帮我办件事儿,然后……(此处被打断)

   冯云生: 没有。

   记者: 有没有隐含这种意思的表达,你有没有记得?

   冯云生: 没有记得。

   记者: 从来没有?

   冯云生: 没有。

   记者: 你当局长12年从来没有收过任何东西?

   冯云生: 没有。

   记者: 从来没有?

   冯云生: 没有。

   记者: 那你的家人比如你的夫人有没有收过呢?这个你清不清楚?

   冯云生: 夫人?我知道的……(此处停顿了一会)她没有收过。

   记者: 你确定?

   冯云生: 确定。

   记者: 她肯定没有收过?

   冯云生: 没有。

   记者: 你们两个都从来没有收过任何东西?

   冯云生: 没有,从来没有。

  (本报记者叶铁桥、来扬采访,实习生陈杰根据录音整理)




本文转载于 新浪网: http://news.sina.com.cn/c/sd/2009-09-25/063818723186.shtml

精彩推荐:免费领取彩金的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