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杀人犯的诞生?两小时长篇自述,慎入!!!

2019-01-09 13:39来源:未知

  少年杀人犯的诞生?两小时长篇自述,慎入!!!

  *2012年4月13日,湖南衡阳县12岁的少年肖某假期寄居在姑姑家,对姑姑管教产生抵触情绪,随后用水果刀将姑妈一家三口杀害。  *2012年9月17日,甘肃白银市13岁少年小新(化名),与母亲发生争吵后,趁母亲熟睡之时将其勒死,随后小新将母亲尸体移到柜子里,然后去网吧上网,直至被警方抓获。  *2014年2月17日,南阳市唐河县15岁的初三留守少年刘东(化名),因寒假作业没写完不想去学校便于奶奶发生争吵,其后用菜刀将奶奶砍死,潜逃多日后被民警抓获。  *2018年12月2日,湖南省沅江市12岁的六年级男孩吴某因不满母亲管教太严、被母亲打后心生怨恨,持刀将母亲杀死......  (以上内容转自‘瞭望智库’微信公众号,)  我不是个打广告的,也不是哗众取宠来的,只说我的经历,不添加任何感情色彩。  15年前,我差点变得跟他们一样。  我父母很早离婚,我跟着爷爷奶奶。  但是我的噩梦和人生从那时才刚开始。  爷爷奶奶文化水平低,解决问题的方式有剥掉铜芯皮的电线、直径不足30厘米的中空低矮木凳、开荒土抡锄头的最大力度、长袖的衣服、微笑的劝解。  淤青长年在身,比起回家,更喜欢有人凌霸我。  日子就这样持续到我12岁的时候。  初中是我最喜欢的地方了,我在那里改变了我的人生。  先是跟着同龄人进游戏厅玩,之后跟着他们去网吧。  由于我那时半天放不出一个屁,所以我是所有人中地位最低的一个。  渐渐的,我爱上了游戏,因为游戏的惩罚机制让我变得越来越厉害,我懂得怎么取把游戏玩得更好。  我当时迅速沉迷,直到他们第一次在游戏厅外无意间发现我。  一人拿扫帚,一人直接上来把我脖子后面的衣领抓住,拖着我就走。  那是我人生当中第一次感觉到羞耻,耻辱,憋屈,愤怒,也是唯一一次被掐脖子,体验到什么叫做接近死亡。  现在我明白,当时我潜意识在对比游戏和他们的惩罚机制。  当我那时认为,游戏惩罚好于他们的惩罚时,我就再也无心学习,故意考试乱答题,不准守任何老师的规则,我行我素。  他们说,把我养到18岁,就让我滚,我不努力读书,考试没有前五也要我滚,但是我等不了那么久,既然学习差就能让我离开那个家,那么不去学,就是我能想到最好的办法。  所以那时候3000米长跑拿全班第一的我故意跑得那么慢,所以400米短跑我会蹲下系鞋带。  成为全校笑料对于我来说根本不算什么,而且那时我隐隐明白实验班,全校第二综合分数班代表着什么。  功夫不负有心人,我终于被班主任调到了差班,这是我那时自己选的路,如果让我重来,我依然会那么走。  直到我达到全校上课,一人可以独自在学校里溜达,我知道时机已经差不多了。  那时,第一学期已经结束,我已经彻底变了。  自闭症一样的性格,进了游戏厅,网吧就跟回家似的。  那时的网吧充斥着暴力和黄,我一只绵羊在里面被欺负是家常便饭,不过那真的比我回家好多了!  整整一个假期,我都在被打与逃跑的过程中,多亏他们从小磨练我的身体,我的抗击打能力还是非常不错的。  当然,我那时没有收入来源,上网,打游戏都需要钱,所以我学会了偷,学会了骗人。  领居家,那些老房子里我门清,哪家有一点废品,或者锅灶在后来都不敢放到过道上,违建的各种顶也被我光顾过,可惜从来都没偷到钱。  偷废品卖始终不是长久之计,所以我学会了骗。  我妈、姑爷和隔壁邻居是我重点照顾对象,我妈超级不好骗,就算骗到也是给我不超过10块的钱。  邻居两次之后,就穷了一个假期。  反倒是我姑爷,高知分子,机电工程师,自学法律法规,聪明又努力的人次次被我骗,还要次次给我钱,有时候还给我烟抽。  以前我不明白,现在我知道了,那些拙劣的伎俩哪里骗得到他,他只是可怜我而已。  终于,假期已过,我长高了一些,力气足了一些,第二学期一开,有人找我茬了。  在我进入厕所后,几个人跟着进入了厕所,他们打我,我还手了,那是我第一次还手,效果还不错,一个人被我按到粪池里打,后面的人一直踹,我就一直打,直到我背后的人来拉,我才放过粪池里的那个胖子,转头就跟背后的人打起来。  从那天以后,我就明白我有自保之力了,之后那整个学期,我就上了一半,其他时间都在用在逃跑、锻炼身体打篮球上。  功夫不负有心人,他们后来用来打我的东西我都能抓住,他们打我,我就装温顺。  在他们决定不让我去上学后,我就鬼哭狼嚎,终于被人听到,警察叔叔解救了我,随后又是长达半个月的逃跑。  不知道他们从哪里收到的消息,再一次把我逮住,不过那时候他们已经到了力不从心的时候了。  为了省钱,他们不坐车,走了很远很远。  我再次被他们夹在中间,一人抓着我手,一人抓着我衣领。  无论经历多少次这样的场景,我依然觉得耻辱和屈辱,不过我要等待,等待一个时机。  终于,一段30度的斜坡让他们气喘吁吁,我知道,这将是我挣脱最佳的机会,因为他们自己额头冒汗。  我奋力挣脱!拼命向下坡跑,他们年事已高,追了两步,其中一人摔倒,我第一次靠自己的计算将他们的惩罚逃脱,那是我人生中最美妙,最让我记忆深刻的一幕。  后来他们还是不甘心,找来我姑爷逮我,面对我姑爷,我从来都没有半点抵抗能力,只好跟他们回去。  不过他们从那时起已经无法再伤害我了,我很清楚我的目的就快要达到。  他们不可能二十四小时盯着我,晚上跑,他们只剩一个人的时候跑,只要找准机会,我就会马上逃跑,虽然连我上厕所他们都会守着,但他们已经有心无力了。  那时候,我的奶奶已经有些后悔了,经常暗中塞给我五块十块,我一开始当然是很愉快的接受了,后来我不知道为什么,想骗她的话始终说不出口。  我就这样一直跑,他们如果来找我,是奶奶,我就跟她回去一下,是爷爷,我就换一家网吧。  我姑爷后来也不来找我了,他那时候已经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找我谈过几次心,但都无法说服内心怒火中烧的我。  因为我渐渐发现,一些以前还有些接触的同学开始远离我,这都要归功于我爷爷,他给别人到处讲我不是个好东西。  到第三学期上学,我感觉整个学校里的人都怪怪的,上完第一节课直接翻墙跑了。  我没有人缘,在学校属于笑柄,落下一个半学期的课程,原本可以追赶,但我想要逃避他们惩罚的初心已经不在,我已经无心再学下去。  数年后,网恋失败,万念俱灰的我回到了那个原本一辈子都不会回的家,抄起门口手腕粗的木棍,准备跟我的梦魇一换一。  那是个夏天,天气炎热,门没有关,我拿着木棍走了进去。  坐在门口的木床上,我脑海中一片死灰,我在想我这么做值不值得。  我就这样跟个已经快要迈入黄土的人一换一吗?  他可能睡眠比较浅,一下子突然醒了,打开电筒一看是我,立马就开骂。  我心中的愤怒和悲伤抑制不住,朝他一直吼,具体吼的什么我忘记了,不过我记得他当时看清我手上拿着棍子之后哑口无言的表情,以及我得势不饶人的质问。  看到他那怂样,我一下子感觉好了不少,任由他报警,任由警察把我带走,任由书写我前半生的书页合上。  我为什么要讲出自己的经历?  因为我从认知能力渐渐变得完整后,对我的所有经历都进行过分析。  我在被家人惩罚之时,记得另外的一缕光辉,那缕光辉是我自己以前从来都没有意识到的东西,我本以为我那段时间只被黑暗笼罩,根本没没有注意到拴在我腰间的那条绳子。  说来也巧,我姑爷的名字里就走一个辉字。  他给了我一个希望,他虽然严厉,我非常怕他,但我每次骗他,找他要钱,他都会装作不知道的把钱给我。  心甘情愿被我骗,我真不知道他当时对我有多同情,多失望。  我就是个很好的例子,一个差点成为杀人犯的人。  我想说,孩子并不需要太多东西,惩罚必须有,但不宜过重,否则以现在小孩的成熟速度,恐怕他们早就在计划着什么事了,也知道自己的做法不会受罚。  我不是专家,但我明白,给予孩子尊重要比给予孩子物质奖励好。  孩子该有发言权,而不是命令权。  父母该有指导权,而不是操纵权。  让自己的话经过思考再叙述出去,不要让孩子觉得自己说话不经过大脑。  自己的孩子,怎么教是自己的事。  人生可以规划,但不能浇筑,思想可以塑造,但不能整日都恨铁不成钢,不然自己累,孩子也累。  开明的老一辈有很多,也有一些不开明的老一辈,最好自己的儿女自己教,别麻烦老人家了,哪怕寄宿学校,都比把孩子交给老一辈要好,因为学校里再不济都有老师和同学在,寄宿的学生铁板一块,也比较难被校外不良青年影响。  2小时41分,真累。  希望天下父母平安,老一辈能跳广场舞养老。  PS:全文非杜撰,禁止转载,谢谢。


砂仁在线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1111111111号-1 网络视听许可证2222号


未经砂仁在线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法律顾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