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分强调区块链的去中心化是一个巨大的误解

2018-11-10 16:09来源:未知

  

作者:方军

知识经济

方军专栏

围绕区块链技术的几大迷思之一是“去中心化”。围绕这个话题经常引发激烈的争论,但我认为,区块链作为一项技术,围绕它的去中心化,不应该抱着理想主义的态度,而应该抱着实用主义的态度,持续发展这项技术、寻找它的应用。

区块链是发明比特币的过程中被创造出来的,因而讨论时总会回到比特币的源头。在技术上,中本聪发明比特币所采用的两项技术基础是长期存在的:密码学与分布式计算。中本聪加上了两个东西,从而创立一种“个人对个人的数字现金”。他加上的两个东西都是去中心化的:其一是“结果”的去中心化:一种数字化现金,它是去中心化的。它的发行不像国家法定货币或其他如游戏中的虚拟货币,需要由一国央行或一个游戏公司来发行。它的使用,可以直接个人对个人,不需要中间的银行或第三方支付机构作中介。

其二是“过程”的去中心化:比特币发行与账本存储。当然更准确地说是分布式的,因为这里讨论的已经是分布式计算问题。在分布式网络中,计算机通过进行复杂算术计算来争取记账权、获得奖励的比特币,也即发行权交给了一个分布式计算机的网络。过程的去中心化还体现在,记录比特币所有交易信息的账本不是存储在一个中心数据库中,而是分布式地存储在这些计算机节点中,比如比特币的上万个节点都有这个账本。

当区块链这项技术被从比特币系统中发现,并被剥离出来独立发展之后,区块链的去中心化就主要体现在过程上了。区块链在作为一项技术发展的过程中逐渐有了三种方式:公有链、联盟链、私有链。比特币的区块链是最理想化的公有链,每个人都可以把计算机接入这个网络,无须征求任何人的许可。联盟链不是对所有人开放,任何一条联盟链都是属于一个多个实体组成的联盟,你要加入其中,需要获得联盟的许可。私有链是由单一主体完全控制,也有丰富的应用场景,比如大型企业、政府部门的内部应用等。从公有链、联盟链再到私有链,去中心化的程度在减弱,这是一项技术在使用中的自然演变。

讨论区块链的去中心化,可以拿互联网的早期发展历史来对比。互联网的设计思想是去中心化的,即便网络中的部分链路断开,网络依然能够传递数据、能够运转。今天的互联网是一个全球超级大网,无人能通过攻击某个或某些核心节点令整个网络瘫痪。因此,互联网的去中心化特征从一开始就存在,且越来越强大。

但是,从域名系统这一个小细节可以看到,互联网的发展并不是一直死守“去中心化”的理想。有些人曾经历过输入IP地址去看某个服务器上网页的阶段,但后来,域名成为互联网发展助力,让普通人能够使用互联网。从IP到域名,是从去中心化到中心化:现在,全世界依然只有13台域名根服务器,1个为主根服务器,在美国,其余12个为辅根服务器,9个在美国,其他分别在英国、瑞典、日本,所有根服务器均由美国政府授权的互联网域名与号码分配机构ICANN统一管理。

对于“去中心化”,技术思想家凯文·凯利曾进行非常精彩的描述,他相信去中心化,他在《必然》中说:“如果货币这个现代生活中最中心化的事物都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去中心化,那么任何事物都可以去中心化了。”凯文·凯利是一个既理想化又技术实用主义的人,他在描述两个类似案例时清晰地展示出自己的看法。1990年的一次计算机图形学大会,皮克斯电影联合创始人、计算机科学家洛伦·卡朋特带着一个电脑飞行模拟器来到现场。在会场上,有大约5000名与会者集体操作这个电脑飞行模拟器。他讲这个故事的重点是“集群的力量”,他写道,“大家和我一样,都被这分散的、无中心的控制力深深折服。”

但这个故事并没有结束。5年后,卡朋特再次来到这个学术会议的现场,这一次他带来了一个海底游戏,众人可以驾驶一艘潜艇去海底捕捞海怪的蛋。潜艇的操作比飞机复杂得多。麻烦也发生了,几千人怎么一起操作都无法让潜艇动起来。这时,卡朋特通过麦克风大喊:“大家为什么不往右走呢?”在这个声音的指引下,几千人协调起来,潜艇动起来去捕捉海怪的蛋了。

凯文·凯利把卡朋特的声音称为“领导者的声音”,他因而得出结论:“由无数小东西连接而成的网络,能够产生巨大的能量。但是,这种集群的力量需要一点点来自上层的指点,才能充分发挥效果。”因此,去中心化或者分布式自有其力量,但是对于区块链技术,过于固化地强调去中心化的力量、强调这一点不可改变,而不是抱着技术实用主义去发展它,可能是一个巨大的误解。(作者系互联网观察者)


砂仁在线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1111111111号-1 网络视听许可证2222号


未经砂仁在线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法律顾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