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宁波市二级法院枉法判案

2019-01-13 20:40来源:未知

  

  二、详述理由:  《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规定,“当事人的申请符合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应当再审”。  1563号、“重2号”、“602号”、“515号”;“1955号”、“569号”、“3159号民事判决书、裁定书,存在第1、4、5、6、9、11的情形。  (一)、存在情形1原判决、裁定认定的基本事实缺乏证据证明的。  1、1563号、重2号、1955号、569号判决书认为:1951年经登记孙小毛有水田及房屋宅基地(涉案房屋)共计0.223亩。602号判决书认为:“根据1951年相关财产登记,涉案房屋在孙小毛名下。”  (1)6号证据《1951年农业税与土地证照费征收清册》登记的是宅基地面积,不含水田,有孙三毛0.2亩宅基地,地上房屋3间51年登记在册原始证据及孙三毛后代继承人本次拆迁置换0.2亩宅基地上旧楼房为旁证。  孙小毛名下0.223亩宅基地上,到底有多少房产面积?还有宁波规划局蓝图5号证据证明。 0.223亩宅基地面积等于148.6平方米,宅基地面积148.6平方米与判决书确认的“协议补偿房产面积103.61平方米”数量不等。  (2)5号证据,规划局2005年1:1000测绘图明确有孙小毛和孙裕丰楼房,有孙三毛楼房坐落位置,还有6号、7号、8号证据组成证据链验证,孙小毛、孙裕丰共有占地0.223亩宅基地;宅基地上木结构2层楼房三间,总房产面积297平方米。规划局图中“木2”标注(公知常识),代表木结构二层楼房。整幢楼房四边图示尺寸可以用比例尺丈量出来。  2012年4月孙伟民之妻告之:“后边部分砖结构房屋孙利明(本案利害关系人)在原宅基地上修建砖结构房。拆除该楼房前村委会独自丈量、记录。”  涉案整幢二层楼房面积297平米占地正好与涉案宅基地面积0.223亩吻合。  2、重2号、602号判决认为:“上诉人提出孙小毛母亲在孙裕丰结婚时(1942年)已将涉案房产分给孙裕丰,村委会意见用地具结书及宅基地调查表,认定涉案房屋属上诉人之父孙裕丰,显然依据不足”。  (1)根据1号证据:2001年《鄞县农村宅基地初始登记综合表》中“无证件用地具结书”,有村委会和照看该楼房徐瑞娣之子孙利明(未经孙裕丰知晓代孙裕丰)共同确认,签名、按手印、盖村委会公章。  2001年没有拆迁利益牵连,村委会和孙利明签字证明孙裕丰具有东半边宅基地使用权及一间半房产所有权,意思表示真实、有效。  东半边一间半二层楼房归孙裕丰所有的权属性质是明确的。  (2)根据1号证据:2001年《鄞县农村宅基地初始登记综合表》中“宗地草图”页,东西向标注的2.2米+4.2米=6.6米,正是该幢楼房横向总长度的一半,孙裕丰一间半楼房占据整幢楼房的东半边,是识图常识(二层楼上两大间房,楼下东西各记半间,中间是厨房间)。纵向没有标注尺寸原因:孙利明称:“老楼后墙要塌了,我砌砖顶起来修好”。参照16号证据,祖传楼房进深尺寸合理推定无误(详见本案新证据39号二层楼房平面示意图)。  (3) 《鄞县农村宅基地初始登记综合表》是根据1998年国务院令256号文件要求,浙江省、宁波市农村房地产权普查登记规定,逐级下达的期限工作任务,是农村宅基地进行初始核查登记注册制式公文,是农村宅基地上房屋确权的公文书证,是核发宅基地使用证房产所有权证的公文书证。  (4)孙小毛的母亲(1942)年将该幢楼房东半边一间半分给孙裕丰有5个证据、2个庭审供词支持并相互印证:  A、上述1号证据《鄞县农村宅基地初始登记综合表》公文档案,是办理宅基地使用证、房产所有权证的依据。  B、4号证据,经过鄞州区法院调查核实的“孙秀源等9人证明书”证明和法庭调查录音、笔录。  C、13号证据,孙敏答辩状称:“对高桥镇土管所出具孙裕丰宅基地使用证房产权利人为孙裕丰的真实性持怀疑态度”。  据此结论:孙裕丰宅基地使用证和房产证明是村委会与孙敏违法签订《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共同默认的依据(已申请全部判决书所有庭审法官调查取证)。  D、16号证据,村委会绘制《孙家漕房屋坐落及户主姓名图示》草图,东半边户主为孙裕丰。  根据5号证据可以看到孙三毛的儿子孙利明、孙伟民在宅基地院子里建有二层楼房。而我们家在院子里放置孙仁智墓碑(详见13号证据第二页证据目录)。墓碑迁移后,被孙利明搭建临时房,徐瑞娣2012年4月后才搬离临建房。  E、孙三毛的继承人孙利明、孙伟民与村委会也签订有《拆旧房发购新房协议书》,结合7号证据、8号证据、5号证据对比,孙小毛、孙裕丰宅基地上楼房总面积297平方米事实符合常识、常情、常理。  F、孙敏仅在原一审第一次开庭,到庭一次。他声称:“不知道父亲孙小毛房产面积是多少”(请查看2011年10月26日庭审录音录像,附上庭审笔录38号证据)。  G、孙敏的代理律师沈渊在二审询问反诉时说:“纠纷房产东半边属于孙裕丰所有”(有2012年12月14日庭审讯问笔录可查阅)。  3、村委会2011年10月18日出具孙小毛房产103平方米书证9号与宁波规划局蓝图5号与19号证据“土改没收孙小毛西半边房产,分给孙国华父亲的证明书”相互矛盾。  (1)再审被申请人提供2个书证,一个庭审供词,自相矛盾。但是,“2书证、一个庭审供词”都证明村委会认可西半边一间半楼房确实存在,且村委会在2011年1563号诉讼期间,给孙小毛出具了103平方米楼房的书证。  2012年4月27日法庭辩论时,村委会褚律师辩称:“西半边一间半房产57年孙利明家卖了”。薛法官追问:“有证据吗?”褚答:“没有”(有2012年4月27日庭审录音为证)此供词又与两书证相矛盾。  孙小毛工人成分(根据6号证据),“土地改革”不可能没收工人房产。  2011年9月19日再审申请人孙月翠四姐弟、王律师到村委会核实1号证据“宗地草图”,村委会副村长李云平(现任村长助理)告知:“孙国华是土地核查员。”综合调查表房产界址指认,孙国华签名也印证了这个事实:“孙国华把孙小毛的房产划给了孙国华的上代”。  (2)从时间顺序断定,9号证据不是2008年6月30日村委会与孙敏签订《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的依据。所以,依上述“2个证据,1个庭审供词”孙敏签订《拆旧房换新房协议书》主体资格,没有合法依据。  综合小结:  村委会书证孙仁智一间半涉案房产(103平方米)根本不能取代孙裕丰一间半涉案房产。孙裕丰房产有方位图、孙利明和村委会签子盖章书证;孙秀某(老人)等9人证人证言;村民提供的《孙家漕村房屋座落草图》标注着孙裕丰所有的房产位置。  1563号、重2号、602号法院判决书,没有将原审原告、上诉人,原审被告、被上诉人提供的全部涉案直接证据,间接证据,庭审证词,进行综合分析、判断;并错误的用间接证据否定直接证据。导致对涉案整幢楼房间数、总面积数量,认定不清;涉案宅基地面积与涉案协议补偿房产面积混淆;涉案房产所有权人及其对应拥有的涉案房产,认定不清。  (二)存在情形(四)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未经质证的。  “重2号”民事判决书认定:“俩被告签订的《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中拆旧房面积为103.61平方米”事实的主要证据《古庵村村委会于2011年10月18日出具的证明一份》,原告附在2012年3月29日《增加诉讼请求书》中,递交给法庭。“重2号”庭审未进行质证。  1563号判决书,被告孙敏向法庭递交的证据《古庵村村委会于2011年10月18日出具的证明一份》,用以支持孙小毛在孙家漕有一处房产103平米;1955号判决没有任何一方当事人递交该证据,103平方米与103.61平方米数量不相同,却得到重2号、602号、1955号、569号判决书一致认定。  (三)存在情形(五)对审理案件需要的主要证据,当事人因客观原因不能自行收集,书面申请人民法院调查收集,人民法院未调查收集的。  再审申请人在1563号、重2号、602号、515号、1955号、569号、3159号各案判决前都申请各案主审法官、各级法院调查取证:  1、请调取1953年鄞县古林区清道乡七行政村孙小毛房屋占地0.223亩,房屋间数档案;一并调取孙三毛房屋占地0.2亩,房屋3间档案。  2、请调取鄞州区规划局80年代和90年代孙家漕地区1:1000测绘蓝图(一般四到五年更新测绘一次)。  3、请调取孙家漕村:(1)、房屋拆除许可证、(2)、房屋拆迁公告、(3)、孙小毛和孙裕丰房屋被拆除前的面积丈量报告,该幢楼房拆前录像。(4)、孙家漕村房屋坐落、房产主姓名示意草图(村民提供证据)。 没有得到各主审法官、各级法院的调查许可。  (四)存在情形(六)原判决、裁定适用法律确有错误的。  602号判决书支持的重2号民事判决:“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二条之规定,判决------”。此规定“条”目下还有五“项”,到底根据第五十二条哪一项?该两判决判决,都没有溯法到项,适用法律错误。导致两被告实体违法签订侵权合同得不到判定、追责。  再审申请人认为:应溯法至第二项:恶意串通,损害国家、集体或者第三人利益;第五项: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  村委会存档有1号证据《鄞县农村宅基地初始登记综合表》、16号证据《孙家漕房屋坐落及户主姓名图示》。孙敏有13号证据“高桥镇土管所出具孙裕丰宅基地使用证、房产所有权证明。两再审被申请人却违反“第二项”规定“损害第三人利益”;违反“第五项”规定“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宁波市征收集体所有土地房屋拆迁条例》第10条、11条,未履行“告知义务”;“未与房产主法定继承人共同丈量宅基地、楼房面积”;“未办理宅基地使用证及房产证”;违法签订《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违法拆除楼房。导致孙小毛、孙裕丰共有0.223亩宅基地、房产面积共有397平方米房产被违法侵占。  两再审被申请人上述违法行为应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上述第五十二条第二项、第五项法律规定;第59条之规定:“损害第三人利益的,因此取得的财产返还第三人” 进行判决。  (五)存在情形(九)违反法律规定,剥夺当事人辩论权利的。  “ 重2号”2012年8月6日庭审辩论,我向村委会律师、孙敏的律师问:“你们说东半边房产属于孙小毛,面积到底是多少?”我的问话被薛法官截断:“你以为像你电视上看到的场景吗?”两被告律师没有回答(可查庭审录音)。  “602号”2012年12月14日钟法官多次重复打断我们申诉、答辩说:“西半边一间半房产不属于同一个法律关系,不进行答辩”(可查庭审录音录像)。  村委会褚律师向钟法官递交了一张A4纸,法官没有给上诉人看,只是与村委会褚律师及陈长风议论:“什么测绘队------、什么孙兆祥与孙妖祥谐音------”(有庭审录像录音可以查证)。  再审申请人认为:这不符合庭审答辩规则。宁波中级法院2012年11月30日举证通知书明确规定:“举证期限截止案件询问案情之日(2012年12月14日)。”村委会当庭递交书证材料,为什么不给上诉人看?剥夺上诉人质证权利。  2012年12月14日庭审结束前一分钟,村委会还向钟法官递交一份孙国华父亲分得孙小毛西半边房产证明书,但是,不准许我们质询。在我们的强烈要求下,钟法官才要求闵书记员给我们复印一份。  钟法官开庭伊始就说:“你们不是专业,不懂法律关系,我们是专业,西半边房产与本案不属于同一个法律关系,不进行答辩”(庭审录音查证)。  (六)存在情形(十一)原判决、裁定遗漏或者超出诉讼请求的。  1、602号判决,超出重2号原告、上诉人“增加诉讼请求书”诉讼请求范围。  2012年3月5日我们收到鄞州区法院重审立案通知书,2012年3月22日我们递交《增加诉讼请求申请书》第二项增加诉讼请求是:(2)、请求依法判决孙仁智(孙小毛)遗产一间半楼房被拆除面积148.6平方米的三分之一49.5平方米由继承人孙月翠四姐弟共同与古庵村村民委员会签订《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  二审法院“602号民事判决书”第3页17行述:“2、请求判令上诉人古庵村委会就孙仁智遗留的一间半楼房(面积148.6平方米)与四被上诉人共同签订《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  A、被上诉人没有四个。只有村委会(法人代表李岐阳)、孙敏。  B、上诉人只诉求被隐匿侵占的房产“148.6平方米的三分之一49.5平方米”属于原告的法定继承部分判决给原告,602号歪曲原告诉讼请求的目的,就是要认定上诉人的增加诉讼请求作为两个不同的法律关系,不予同案审理。  2、“重审2号”、“602号“”都违法认定:“上诉人要求增加的诉讼请求,均不属于本案处理范围”。  重审原告、被告双方争议是侵权“合同纠纷”,且重审原告按规定递交《增加诉讼请求》书。《民事诉讼法》126条规定“原告增加诉讼请求的,被告提起反诉的,第三人提出与本案有关的诉讼请求的,可以一并审理。”最高法院《关于适用(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意见》第156条规定:“在案件受理后,法庭辩论结束前,原告增加诉讼请求,被告提出反诉,第三人提出与本案有关的诉讼请求,可以合并审理,人民法院应当合并审理”。  二项诉讼请求符合合并审理判决的依据:  (1)二项诉求涉及争议主体的法律关系没有变化(原告、二被告不变)。  (2)争议签订《拆旧房换新房协议》的内容性质没有变化,只是数量增加。  (3)争议的客体(标的物)没有变化,还是协议中那幢楼房,只是房间数量、面积的增加。  再审申请人认为:上诉人《增加诉讼请求书》符合上述民事诉讼法和最高法院的相关司法解释,法院应该合并审理,不能遗漏。  3、“602号判决书”第五页第四行:“上诉人请求法院依法改判”。  上诉人要求撤销原判决书的依据是孙敏、村委会实体侵权违法,不是表见代理程序违法。维持拆迁协议无效判决;请求对《增加诉讼请求书》审理判决。  “602号判决书”第五页第五行:“被上诉人古庵村委会、孙敏答辩称:‘原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二审法维维持原判’。”  事实是, 被上诉人请求:“表见代理所签协议合法,请求判决拆迁协议有效;尊重法院判决”(可查庭审录音录像)。  “602号民事判决书”的判决,超出了上诉人、被上诉人的诉求范围,拒绝原审原告、上诉人增加诉讼请求。也未阐述2012年12月14日庭审询问案件情况。  综上所述:  这起房屋拆迁侵权合同纠纷,实质是两被上诉人通过违法签订《拆旧房购新房拆迁协议书》隐匿整幢楼房三分之二房产补偿面积。村委会与孙敏签订的《拆旧房购新房拆迁协议书》,不仅是“表见代理”程序违法,实质是侵害了原告法定继承权”。  有1号证据公文存档的村委会不通知房产所有权人孙裕丰的法定继承人签订《拆旧房购新房协议书》,违法拆除其楼房。导致拆前未按规定发放宅基地使用证和房屋所有权证。依照上述“宁波拆迁条例规定”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中第四条:“有关法律对侵权诉讼的举证责任有特殊规定的,从其规定。”村委会应依法承担其与孙小毛、孙裕丰继承人因拆迁楼房发生补偿面积纠纷的不利后果。  侵权民事合同纠纷,法院应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中相关条款规定;依据《民事诉讼法》第二条规定;依据农村历史沿革,依常情、常识、常理;根据上诉人、被上诉人(平权主体)各自出具的全部证据,依法调查、分析、推理、判断、判决。  请求最高级人民法院依法再审。  此致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级人民法院  铁证如山!薛海蓉腐败法官,胡说八道,被告都始终不敢说“孙小毛0.223亩宅基地含水田”。她竟敢满嘴跑火车。  地方保护主义盛行;司法、政府勾结;践踏公民权利。腐败分子的违法收入哪里来?就是通过违法行政;违法判案;显失公平;搜刮民财;巧取公益;一起起上访民事件,都集中反映出来腐败恶行的真谛。世上,亲戚交往,有卖了房子再给房屋修缮费的吗?


砂仁在线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1111111111号-1 网络视听许可证2222号


未经砂仁在线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法律顾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