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五问王凤雅事件:善款如何使用?是否消极治疗

2018-10-19 03:54来源:未知

  

(原标题:五问王凤雅事件:家属否认消极治疗称已尽全力,将追究造谣者责任)

王凤雅与母亲的合照。

近日,一篇自媒体文章《王凤雅小朋友之死》引发舆论广泛关注。

文中称,河南省太康县2岁半女童王凤雅被诊断患有视网膜母细胞瘤,其母在获得15万元捐款后却未救治眼球已脱出眼眶的女儿,反而去北京高端民营医院为儿子治疗兔唇。2018年5月4日,不到3岁的王凤雅离开人世。

面对质疑,南都采访到王凤雅的爷爷、太康县公安局宣传科相关负责人及律师,试图解答筹集善款的去向、家属是否有挪用善款救儿子、家属是否对王凤雅消极治疗、公益组织是否介入过度,以及家属下一步行动等公众关心的话题。

一、善款使用情况如何?

政府:善款共筹38638元,余额1301元已捐慈善会

王凤雅的爷爷告诉南都记者,5月25日已向当地公安机关说明善款的使用情况,并提供了相关票据,有票据和没票据的开支一共有37337元。

他介绍,实际筹集到的资金包括两次在水滴筹征集的善款,去年11月第一次筹到了12373元,今年3月第二次筹款金额为23316元。来自微信红包、火山小视频的网友打赏共计2949元,全部加起来是38638元。

同日,北京水滴互保科技有限公司发布声明称,“水滴筹”平台信息系统数据显示,家属先后于2017年11月3日至29日、2018年3月15日至27日发起求助,共有2249人次伸出援手,实际筹得款项35689元。

家属称,剩余善款已捐赠。

“有票据的加起来有2万多元。”王凤雅爷爷表示,给王凤雅使用的医药费、寻医差旅费、生活费、丧葬费等支出后,善款剩余金额为1301元,已于25日交至相关政府部门。

太康县公安局宣传科相关负责人5月26日向南都记者证实此事,称王凤雅的亲属已在当地乡镇干部的陪同下,将剩余善款1301元交已捐赠太康县慈善会,并办理了相关手续。

“没有一个准确的善款使用去向,比如吃饭、住宿、交通、衣服、村诊所、药店等,都没办法统计。”上述负责人称,因为不涉及刑事犯罪,关于没有票据的善款使用情况,警方将不作后续调查。

北京市炜衡律师事务所律师周浩告诉南都记者,善款使用情况,在不构成犯罪的情况下,警方没有调查的职责。因此,警方在已作出不存在犯罪事实认定的情况下,不会再继续调查。

2、是否挪用善款救儿子?

家属:时间对不上,纯属误会

前述广为流传的自媒体文章称,“2017年12月,关心着雅雅的热心人们意外地发现,孩子妈妈确实去了北京,确实去了医院,但带去治疗的不是凤雅,而是她的哥哥,此次出远门为的是给这个男孩子治疗兔唇”。

网传王凤雅母亲发的朋友圈截图。

“患有唇腭裂的孙子早在去年4月底已完成手术,所有花费都是嫣然天使基金提供的。”王凤雅的爷爷告诉南都记者,当年4月17日,孙子已在嫣然儿童医院开始免费治疗,4月底完成手术,每两个月需要复诊。

嫣然儿童医院工作人员接受媒体采访时证实,王凤雅的家人曾经申请天使嫣然基金为其患有唇腭裂的儿子做修复手术。2017年4月底,嫣然儿童医院为王凤雅的弟弟完成手术,并是一次性治愈手术。

为什么会有网传的图片出现?

王凤雅的爷爷表示,在给孙子第二次复诊的路上,王凤雅母亲的手机被盗走了,用上新手机之后,家属给她重新传了儿子在医院治疗的照片。

“孙子恢复得很好,儿媳妇在去年12月搞火山小视频的时候,就把之前复诊的情况和医院的场景传了上去,希望传达出嫣然天使基金做的善事。”王凤雅爷爷称,“网上说她置女儿生命不顾,拿钱去给儿子看病去了?时间都对不上,其实这就是一个误会。”

3、是否消极治疗?

家属:已在能力范围内尽最大努力

2017年11月9日,王凤雅在太康县人民医院确被确诊为视网膜母细胞瘤之后,次日家属们转到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看病。

王凤雅爷爷透露,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的眼科看了之后说,目前不能做手术,一周后又进行了一次专家会诊。“几位医生说,孩子不能做手术,可以进行化疗,但是不能保证化疗的效果。”

诊断证明书显示,2017年11月9日,雅雅在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眼科一门诊初步诊断为双侧眼球内母细胞瘤,处理意见为“住院进一步检查,必要时化疗”。

“如果进行化疗必须交2万元押金,一个月进行一次化疗,一次要1万多元。”王凤雅的爷爷说,当时家里没有治疗费用可以支撑化疗,于是选择了保守治疗,带王凤雅回到村医院继续治疗。

王凤雅住院照片。


砂仁在线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1111111111号-1 网络视听许可证2222号


未经砂仁在线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法律顾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