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为什么需要从高维来理解 ——互联网弦论系列谈之二

2018-07-10 22:49来源:未知

  

  网络是一种高维现象,只有在高维空间才能理解。这个道理是我在对互联网的理解由简入繁,再化繁为简那一刻,洞悉的一个秘密。因此《网络经济》有一节,专门谈“高维经济学的理论意图”。这不是在炫技,而是遇到了实际问题。

  一、农夫为什么看一切人都像砍柴的?

  我经常在想,一些高智商的人,为什么始终不能理解网络。比如宗庆后、董明珠,他们总觉得,互联网没有什么新东西,传统的那一套足够。我的立场无疑跟雷军是一样的,但我不想跟他们抬杠、吵架,而是换位思考:宗庆后、董明珠站在他们那个立场上,肯定也没有错,也能自圆其说,但换算成我们的立场和角度,需要什么条件,才能让他们的判断是“对”的呢?

  我现在想明白了,就是降维。我们看问题是三维的,降一维就可以还原成他们的角度。宗庆后、董明珠们看待财富,脑子里只有两根弦——数量和价格。我们多了一根弦——品种。因此同是用效率这个词,我们之间说的是两码事,他们说的是专业化效率,我们说的是多样化效率。这显然与智慧没有关系,而与一代人的思想方法有关。

  低维思考与高维思考相比,肯定会有一个思维盲区之差。有个故事讲,两位砍柴的农夫争论皇帝做什么,争论后形成共识:皇帝用金斧头砍柴。农夫的思维,已经从一点论,发展为两点论(贵的斧头vs贱的斧头),但并不全面。因为两点连成一线,只是在一维(砍柴)空间思考问题。如果能在砍柴这个维度上,增加一个维度(如治国),就会形成二维空间(由农夫砍柴+国王治国构成的平面)。才能发现农夫与国王间的实际区别。

  显然,宗庆后、董明珠(大到像德国这样的国家)思考新世界(行情600628,诊股),仍然是这种农夫思维。在他们眼中,世界是一维的,只有工业化这一根弦,相当于农夫只看到砍柴,以为所有人都在砍柴,问他们什么是互联网,他们顶多回答成第四次砍柴(工业4.0)。这就跟向农夫请教什么是蒸汽机革命,他们只能理解到是在用第四种花样收割麦子一样。

  归到理论上,宗庆后、董明珠们对效率的理解,是低维的、是传统中国制造式的,其效率标准适合奥运会:更快、更高、更强。用美国经济学会会长鲍莫尔的问题,可以直接显现他们思维盲区所在:音乐四重奏的效率是什么?更快、更高、更强对四重奏来说,只能意味着走调。这就是一个高维空间问题,多出的一个维度,就是宗庆后、董明珠们最不擅长的一件事:多样化(如创新与个性化等一切以差异化而非专业化为本质的事物)。互联网让传统人士感到天旋地转,就是因为多样性成了精。

  我写《网络经济》是给雷军们写的。在网络经济中闷声发大财,首要的是自己理清思路。我们需要在砍柴这个单一维度之外,系统加上新的维度,升级到高维空间,理清自己人对世界的理解。《网络经济》就是为这个使命而来。

  二、高维与低维看问题的区别在哪里

  从2004年到2008年间,我突然明白了互联网高维的秘密所在。高维与低维,是通则与特例关系,而非对错关系。也就是说,低维没有错,只不过高出的那一维还原为0或1时的特例。举例来说,点与线的关系,点是线的特例,当线的数量为0时,线就还原成了点。宗庆后、董明珠们其实并没有错,只不过他们把线看成了一个点,雷军看到的是一条线,其实对象是同一个,只不过角度不同。这就好比牛顿与爱因斯坦的关系。对与不对,只是相对于时空尺度是否可变上。

  我觉得互联网思维与传统思维就是这种关系,你如果认为传统人士说的都是错的,说明思维还不到位。只有你发现他们是“对”的,只不过放在更高维度看,才是“错”的,才算到位。这就是高维思维的特征。比如,宗庆后、董明珠们在讲大规模制造的道理,本身并不错,但你要意识到,我们根本就不是在做大规模制造(砍柴),也不是在谈用金斧头(比喻电子、网络)还是铁斧头(比喻实体)去做的问题,是在做多样化升级(姑且比喻为打鱼),是在做另一件事情。这样想,就想通了。也就是说,归纳雷军与董明珠抬杠的核心,我们可以完全同意董明珠的观点,用金斧头还是铁斧头,只是相对于砍柴,没有本质区别,砍柴还是砍柴。这一点完全没有“错”。董明珠的错在于,她非把我们的打鱼,说成是砍柴。

  三、网络本质与弦(膜)的本质共享同一套数学


砂仁在线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1111111111号-1 网络视听许可证2222号


未经砂仁在线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法律顾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