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包团队催收员工发帖投诉 51信用卡上市前夕遭遇意外

2018-06-12 05:44来源:未知

  51信用卡意外遭前外包团队催收员工发布帖子投诉,并质疑该公司存在运营管理、业务、产品等诸多问题。就此,有关人士表示,其反馈的克扣工资、乱改绩属于不实指控

 外包团队催收员工发帖投诉 51信用卡上市前夕遭遇意外

文 | 《投资时报》记者 田文会

虽然以管理信用卡使用起家,并以此作为流量入口的51信用卡有限公司(下称“51信用卡”),于2015年才正式切入网贷撮合业务,但后者迅速发展成为其占比逾70%的收入来源。而这恰恰是该公司意图敲开资本市场的法宝。

在此前并不规范的行业大背景下,网贷业务一度给51信用卡带来丰厚利润。然而好日子结束了。随着监管政策等内外环境发生连串变化,51信用卡正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

近日,有51信用卡前外包团队催收员工张平(化名)在聚投诉上发布题为《涉嫌随意克扣工资,乱改绩效等》的帖子,投诉前东家任意克扣工资、乱改绩效、剥削职员,并质疑该公司存在运营管理、业务、产品等诸多问题。

《投资时报》记者随即联系51信用卡,其相关部门回复称,“该投诉与事实严重不符。”相关信息显示,张征在职期间绩效中上,并未受到处罚,亦无扣发奖金情况,其绩效发放方式与公司对全员公布的绩效方案一致。有关人士表示,其反馈的克扣工资、乱改绩属于不实指控。

张平所在外服公司杭州三茅人力资源服务有限公司(下称“三茅”)相关人士对《投资时报》记者表示,该公司外派51信用卡的催收员工,近期确实流失较大。“51信用卡想要上市,所以绩效方案想做得更合理。但改革后一些催收员工可能需要付出更多努力,才能拿到跟以往相同的收入。”

这,或许是引发矛盾的缘由所在。

记者获悉,51信用卡认为张征在聚投诉平台上发布不实言论,已向公安机关报案并向其寄送了律师函。

《投资时报》记者同时注意到,近日,51信用卡境内运营主体杭州恩牛网络技术有限公司(下称“杭州恩牛”)大幅减资约三分之一,包括北京京东金融科技控股有限公司(下称“京东金融”)等在内多个核心股东退出。

这背后的真实原因是什么?有何玄机?

遭前外包员工投诉

张平的投诉,是聚投诉网上少有的来自互金企业一线员工的投诉。

杭州恩牛在聚投诉网站回应称,张平为该公司人力外包服务商三茅员工,以外服人员身份于2017年8月进入该公司从事催收工作,于2018年4月办理离职手续。

上述回应称,经公司内部核查,该职员在职期间绩效中上,并未受到处罚,更无扣发奖金情况。其绩效发放方式与公司对全员公布的绩效方案一致。其反馈的“克扣工资、乱改绩效”属不实指控。

51信用卡相关人士对《投资时报》记者表示,此次绩效考核改革主要是为激励员工。且催收是重要岗位,公司层面不会为了减少投入压迫员工或减少薪水。

51信用卡3月22日在港交所提交的上市材料显示,该公司包括工资在内的雇员福利开支,2017年为4.71亿元,较2016年的2.02亿元大幅增长133.17%。

三茅相关人士亦对记者表示,51信用卡为上市对绩效方案做出修改优化,同时补上原来一些可以提高绩效的漏洞。但部分员工觉得修改后工作量增加,工作状态比较紧张。有些员工原来催逾期30天的款,后来调整至催逾期30天—60天的款,回款显然更困难,需要打更多电话和更高的谈判技巧。

上述人士表示,张平所谓的“克扣工资”应该是指绩效修改所造成的影响。但他同时承认最近人员流失比较严重。据悉,三茅从2017年开始前后派遣约90人赴51信用卡呼叫中心从事催收工作,除张平外目前已有多人离职,流失人数共计20多人。

51信用卡相关人士称,公司方面没有外包团队催收人员流失率的数据,不过其所在团队和了解到的其他团队正吸引更多员工入职。

对于张平投诉中指部分业务和产品不合规,51信用卡人士称,上述质疑没有依据。相关上市材料显示,2017年2月—11月,该公司若干小额短期贷款的年化利率超过36%。由于战略转型及遵守新法规规定,已不再提供小额短期贷款业务。

股东退出的玄机

股东资金是51信用卡近几年支持公司正常运营的重要来源。出乎意料的是,从一些公开信息看,临上市前,该公司似乎出现了大幅减资现象。

拟在港交所上市的51信用卡通过协议控制其境内营运实体杭州恩牛。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2018年4月9日,杭州恩牛注册资本由约2.36亿元减至1.59亿元,下降约32.63%,原股东中有10家企业和自然人股东退出,包括京东金融、浙江新湖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下称“新湖金融”)、萍乡益耕牛资产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常州高新投创业投资有限公司等四家合伙企业。

天眼查信息显示,新湖金融全资股东为新湖中宝(600208.SH),虽然新湖金融退出,但新湖中宝目前仍为杭州恩牛股东。而且,新湖中宝通过子公司共持有51信用卡24.4%的股份。

为何会有减资和股东退出的现象?

《投资时报》记者辗转多方了解到,招股书中显示的关于杭州恩牛股东减资的描述并非股东“真实”退出,而是据港股上市要求,搭建了VIE架构,该部分股东减资和退出的原因,主要是为了从国内主体中退出进而通过境外主体持股,满足港股上市的合规需要。

现金流紧张与否之谜

截至2017年末,51信用卡的贷款促成总额共计338.91亿元,同比大增229.07%,但其自身现金流状况似乎并不理想,据上市材料,至2018年1月31日,该公司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余额为约9.2亿元。

记者从其资产负债表同步了解到的情况显示,截至2018年1月末,其流动资产约为69.78亿元,流动负债约为51.07亿元,流动比率约为1.37倍。流动负债中,应付客户平台款项19.03亿元,较2017年末6.56亿元暴增190%。所谓应付平台客户款项,是指由于结算时间滞后尚未向投资者偿付而从借款人收取的现金款项。

在该公司的流动资产中,受限制现金31.55亿元,较2017年末16.1亿元暴增95.96%。如果扣除受限制现金,则2018年1月末其流动资产约为38.23亿元,流动资产和流动负债的比例约为0.75倍,流动资产未能覆盖流动负债。关于受限制现金的细项,2017年末数据显示包括通过平台代投资者持有的现金、股本投资的受限制现金、质量保证金中的现金、信托计划中的现金。


砂仁在线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1111111111号-1 网络视听许可证2222号


未经砂仁在线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法律顾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