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tflix的经济学

2018-07-09 19:39来源:未知

  

  所有人都在关注的科技巨无霸

  NETFlix已经颠覆了电视行业。它能持续地受到投资人、消费者和政客们宠爱吗?

  人们对大型科技公司往往产生强烈且极端的反应。投资者青睐他们,源于其高速的增长和巨大的潜力。

  由Facebook、亚马逊、苹果、Netflix和Alphabet(谷歌之父)组成的FAANG科技股,加起来比整个(FTSE 100)价值都高。

  毫不夸张地说,如果没有这此科技巨头撑着撑着,美国股市恐怕今年将下跌不少。

  然而,这些巨头们也为深陷各种争议漩涡而头疼。从数据滥用到非法竞争,从偷税漏税到“手机成瘾”。连政客们都以“黑”他们为乐。

  一枝独秀的科技黑马

  但有一个例外:Netflix。

  Netflix是这些股价飙升与丑闻不断的科技巨头里的例外。

  自1997年成立以来, Netflix的转型从未停止:从一开始的DVD 租赁服务到流媒体行业里的黑马,再到世界上第一家全球性的电视巨头。

  今年,Netflix的娱乐内容输出将远超过任何电视平台。此外,年产超过80部类型影片的产量,也是任何好莱坞工作室不能比肩的。

  Netflix今年将在内容上花费120到130亿美元, 比去年多投入30到40亿。单今年的增长额度,(30到40亿美元)就足以支付HBO或BBC所有节目的费用。

  Netflix现在用户已超过一亿, 是2014年的两倍。这些用户平均要每天看 Netflix 超过两个小时, 吞噬了整个市场的五分之一流量。(中国不在考量范围,因为Netflix不能够进入.)

  Netflix的崛起反映了传统电视业的衰落。相较于2010年,当下12至24岁的美国人,对付费电视内容购买已经少了一半。

  不像其他重塑行业的科技黑马, Netflix的崛起和转型并未引发公众或监管机构的强烈抵触。自2018年初以来, Netflix股价已翻了一番。

  很少有这样同时受到投资者与消费者双重好评的公司。

  Netflix的独树一帜,有三个问题值得思考。

  Netflix能给其他媒体公司提供什么经验?

  其他几家科技巨头能从它的崛起中学到什么?

  Netflix能持续讨所有人的欢心吗?

  好莱坞的终结

  这要从其他媒体公司开始说起。之前,那些媒体大亨的通常做法是:将自己的内容交给Netflix,换取一些额外收入。

  现在,这些巨头都在拼命与之竞争。

  最近掀起的并购狂潮即在此背景下展开。

  AT&;T买下Time Warner. Disney和Comcast争夺21st Century Fox.

  然而, 并购整合只是传统娱乐公司的常规套路。他们还必须效仿Netflix,利用互联网的优势为消费者提供更多质优价廉的内容。

  Netflix的主要用户其实在美国之外。从墨西哥到印度, Narcos和Stranger Things两部热播剧掀起了一场近乎全球性的狂欢。

  Netflix充分利用大数据和算法,把个人用户的喜好分成近2000个种类。这样Netflix就可以 为不同的用户提供不同的节目。

  甚至,在同一个家庭, 它都可以为每一个家庭成员提供针对性的建议。

  把大数据和科学算法结合起来,一直是科技公司的长项。亚马逊, 迪斯尼还有其他公司,正在改进他们的推送给消费者的视频服务。

  相较于Netflix,大多数媒体公司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不贩卖广告,只输出内容

  苹果等科技巨头也可以从Netflix那里学习。与FAANGs里的其他几家相比, Netflix有很多独一无二的地方。

  例如,不像 Facebook 和 Google , Netflix早已舍弃新闻内容, 而集中在娱乐产业。这使它免于“假新闻”、“选举操纵”和“政治团体主义”的丑闻。

  Facebook 和 Google 主要靠广告营收。Netflix收入主要来源于用户订阅。这意味着,Netflix没有贩卖用户的数据或注意力的压力。

  相反, 它和用户做了最简单的生意: 缴月租费,来看你想看的节目。

  其他 FAANGs 巨头,虽然号称全球性的大公司, 但都对美国市场有强烈依赖。Netflix 正在真正地走向国际化:

  它在21个国家的电视节目, 都有多语言的配音和字幕。

  其他科技巨头也不打算改变他们的商业模式:毕竟日子过得挺好的。

  但他们仍然可以从 Netflix 那里学到不少:

  更谨慎地使用数据

  更清楚与客户的交易模式

  更尊重本地市场(在其他国家发展时,多考虑当地的实际情况)

  Netflix 所面临的挑战

  上面所说的优势帮助Netflix避免了很多其他科技公司所陷入的争议漩涡。但是,只有这些,并不足以让所有人开心。

  短期危险来源于资本市场。目前, 估值偏高的现象普遍存在。但Netflix仍然脱颖而出。

  若要匹配其目前的估值, Netflix在十年时间内的毛利润,要赶上今年美国所有娱乐公司总利润的一半。

  “如果耶稣是一只股票, 他就是Netflix,” 一位投资人说。“你要么相信, 要么不信。”

  还是有不少理由怀疑Netflix这支“神股”的。

  公司已经背了85亿美元的债务。其首席执行官Reed Hastings表示, “Netflix每年借债数十亿的现象,还会持续数年。”

  这意味着,在一段时间内, Netflix的现金流将保持负数。

  如果Netflix能够提高订阅价格,同时还能保持在一年内新增2600万用户, 举债扩张的策略算是正确的。

  但是竞争变得越来越激烈。特别是在没有“网络中立”政策保护的国家。

  在这些国家里,无线或宽带等网络基础设施的拥有者才是王道。他们可以利用其发行渠道来控制内容制造商。

  刁诡的是, 从长期来看,如果今天的估值证明不太高, 才真正是Netflix的风险所在。

  科技巨头们深陷丑闻的部分原因在于,人们担心集中化的数字平台最终会导致竞争消失 (参见我们的特别报道)。

  不少人怀疑,Netflix有垄断电视行业的野心。

  这种垄断将把文化的控制权,集中在少数内容制造商和算法手中。

  Netflix会逐渐“吃掉”公共服务广播公司的受众。 而且会导致,没有钱的用户,将拥有越来越少的内容选择。

  这样一来,要避免监管机构的关注就会更加困难。这也是最后一课, 适用于Netflix和所有的科技巨头们。

  除了保持市场竞争,避免垄断,没有其它能够长期让消费者、监管者和政客们长期满意。


砂仁在线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1111111111号-1 网络视听许可证2222号


未经砂仁在线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法律顾问: